宿舍萌爱产物——304王朝(1-5章)

这是宿舍萌爱产物啊~
感谢芳芳~
辛苦了~
皇兄俺爱你~


第一章

人人都说,十六岁正是青春年华中最灿烂的一季,但我——洛嘉欣。却在这个潮湿昏暗的小小的304宿舍里,每天忍受着那帮“天杀”的“可爱的宿友们”唧唧喳喳地讨论那些一点营养都没有的东西。

你看看……她们又来了……!

“明天去那里吃啊?”有着尖尖脸的berlin说道。
“说起来都很久没有出去吃了。”“对啊!对啊!你们要出去吃吗?”
头一句是美玲说的,后一句是春说的。而我想说的,现在已经十一点了,你们要说到什么时候??

“好哇,一起去吧!惠坚、穗芬,你们要一起吗??”berlin笑容展露着,一点倦意都没有。
“恩……我要考虑一下。”穗芬答到。
“我啊……?如果穗芬去,我就去。”惠坚说。

我尽量表现的和和气气的,“那个……现在也晚了……不如大家今晚先睡,明天早上再讨论吧,好不?”

“不要嘛~!”美玲发出娇嫩的声音,“大家一起去啦,人多才热闹嘛。”
“恩……我还是要考虑一下,要不,你问一下yoyo和yan她们去不去。”穗芬挑了一下眉毛,说道。

我的声音已融入了麻雀声中。
咳咳……古人道:学会忍中忍,方为人上人。我忍……我忍……

“我们不去啦!明天我们俩已经约好去买东西了,不好意思哟。”yoyo说完后,还吐了一下舌头。
“yo~你记得要带够钱啊!不要像上次一样……”yan对着yoyo天真地说道。

我继续忍……我继续忍……

但是,古人也道:“忍无可忍,则无需再忍……”
我一个激灵弹了起来,叉着腰看着对床的春……而我的嘴角已经气愤到微微颤动着……

“不要啦~~那明天就只剩下很少人了!”是春在鬼吼。
“对呀!对呀!大家一起去吧!连黎穗也……去……啊……!!”
“对啊!连黎穗也去啊~!你们也一起吧!咦……?berlin,你干嘛脸色变的那么苍白,不舒服吗?”
berlin尴尬地摇了摇头,然后用颤动的手指,指了指我……
春的脸色由白变红,再变紫,然后对berlin使了一个“我死后,记得要把我厚葬”的眼神后,才后怕地回头,你猜她后来怎么着??

我随手抄起一个枕头扔了过去,冷笑了两声,然后吼道:“你们这帮狗奶奶养的,没看见姑奶奶我正在睡觉吗??你们不需要正常人的生理日程,我不怪你们,但你们阻碍了我的,你们知道后果吧??”我抬起下巴,眯着眼高高在上的看着她们。然后一手槌到床板上,床板立刻裂出一条缝,还痛苦地发出“曳吖曳吖”的声音。

“知道了!知道了!宿长大人。我现在马上收拾一下东西,然后就睡了~”春把我的枕头从她的脸上拿了下来,然后笑的是相当的猥琐。

我嘴角往上轻轻一扯,微笑地说道:“现在有5秒时间给你们喔……”
“1……”
“2……”
“3……”
我还没数完,宿舍已经黑漆漆一片了,甚至已经有人在打呼噜和磨牙了。

我马上收回笑容,心想:有必要这么夸张吗?

“春……”我叫到。
“在!”呼噜声马上停了。
“把我的枕头还回来”
“啊……??”她呆了一会。“哦,枕头!!”然后她把怀中抱着的枕头,恭恭敬敬地还了过来。

然后,呼噜声又出现了。


第二章

“为我民国,创造雄立宇宙中,我协和……经营惨淡……”

“恩……”我非常不情愿的张大了眼睛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,心想着等校歌唱完再起床。

唉~ 都怪她们,害我昨天睡得这么不好。不过,我昨晚的口气是不是有一点重呢?她们应该不会生气吧?我懒在床上直至校歌结束。

恩……不管了,先起床吧!

我走向阳台准备洗刷。

“惠坚、穗芬,早上好啊!在说什么呢?”我一走出阳台就发现她俩正在神神秘秘地说着什么。

不过,更神秘的是她们的态度。

“啊!嘉欣……?”惠坚脸唰的一下白了,“你……没……听到什么……吧?”

我摇了摇头,我可以听到什么啊?

惠坚松了口气,说:“没听到就好……呵呵!你快去刷牙吧!”然后,就拉着穗芬一溜烟地走了,只剩下我一个人一头雾水地站在原地。

干嘛呢?难道她们真的生气呢?我皱了一下眉头,然后走向洗刷台。

我一边刷牙,一边纳闷;一边洗脸,一边想她们刚才是不是在说我坏话;一边绑头发,一边在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

这时,里面突然传出了一阵笑声……
“哇哈哈……行,这肯定行!”
“喂!小声一点啊……不要给她听见了!”我看了一下四周,咳咳……她指的那个“她”是我吗??我把耳朵贴在了门上,想尽可能地听清楚她们的对话。
“唉……平时我们都被她欺负够了,你看看,她的态度,整一个公主似的,这一次,她还不……”后半句因有人在走动,就听不清楚了。
“但……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?”这应该是yoyo的声音,因为也整个宿舍里也只有她那么善良了,我认同地点着头。

不过,她们的对话内容也忒诡异了吧?好象要把我给暗杀掉似的。我把耳朵贴的更近一些。

“不会啦!你放心,我们这样做,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的好日子着想啊!你只要将她……”

TNND,谁在给我走来走去啊??最重要的地方都听不到了!!
一生气,把力泻在了门上。门“邦”一声就给我撞开了。

然后,她们那表情。唉……我到现在都很后悔,为啥那时不拿手机把它们照下来……

“嘻嘻……”我尴尬的笑了笑。

大眼瞪小眼ing……

“哈哈……”我脸上的笑开始挂不住了。

还是,大眼瞪小眼ing……

“咳咳……今天天气不错啊~”最后,还是黎穗驱散了空气中灵异的分子。但,汗……这借口未必也太烂了吧?

但怎么知道,其他人竟然也跟着附和。

“对啊,今天天气真是不错……对吗?yan?”berlin挤眉弄眼地说道。

“对……是不错……”yan侧了一下头,眼中充满疑惑,“是不错吗?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的确是不错…………个屁!!”我刚逃离了那个“天气预报台”,现在正站在宿舍楼下,心想那个“天气预报”也忒不准吧!

因为天空现在黑得跟我的心情有得一拼。而且已经下起了毛毛雨了,看来雷暴雨很快就来了。

不过,她们究竟怎么了……?以前又不是没被我骂过……?但从来不会这样子的……!
还是以前压抑了太久……现在要爆发了……?
不过,我讨厌这种感觉,讨厌这种被人隐瞒的感觉,更讨厌被自己的朋友忽略的感觉……虽然可能她们未必当我是朋友……。
但,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啊……又何必这样呢……?

越想越难过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脚竟然就自己向雨中走去……


我捂着发痛的胸口,雨势更加猛烈了,天上已有闪光,打起雷了。

暴雨即将来临……

眼也开始发酸……我大步地走着,不回头,任凭雨打……

但心中突然觉得不忿,我站定了脚,抬起了头,望着黑压压的天,雨仿佛又更大了一点……

心中不满之感源源不断地流出……

我紧握住自己的拳头,擦去了脸上咸咸的雨水,咬紧嘴唇…………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??”

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??”我仰起头,用手指指着天空,“你……这臭家伙,把我的十六岁还回来……”

天空一阵强光,“boom!!”



第三章

“恩……?床好软,而且味道好好闻喔~”我动了一下鼻子。
“公主,你是醒了吗?”突然我耳边冒出一把熟悉的声音。
“恩……醒了!”我揉了揉眼睛,“等一下……你叫我……什么??”我猛然地张开眼睛,张了以后又后悔自己干嘛张开眼睛。

我睁大眼睛,看着周围那些只有在8点半“狗血剧场”里出现的,而且还是古装片,而且还是古装宫廷片里的布景道具竟然出现在我眼前!!
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……红瓦房子周遭用金边镶嵌,漆色鲜丽,富丽堂皇。一串钻珠帘半掩着拱形的红木圆门,外面柔和的阳光轻拂进来,钻珠帘放射的光点在大理石的地面上轻轻摇晃……一切是这么的不真实感……

你觉得我应该给什么反应??
而且,最惊悚的还不是周围亮晶晶的环境。
而是,站在我面前这位亭亭玉立的绿衣宫女打扮的少女。

“啊哈……!?哪个……你叫……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“公主,你没事吧?我是随凤啊……你忘记了吗??”随凤带着紧张的口气。

什么随凤??明明就是穗芬嘛……只是容貌变得更加的清秀,连口音都没有变。不过……是因为这亮晶晶的环境吗?我怎么觉得穗芬的样子也变得亮晶晶了?

“佳馨公主,你不要吓随凤啊……?”“随凤”看着我,像似要哭出来了。

等一下……!我要理一下头绪。我??“嘉欣”公主……??
不对不对!!我刚才明明还在宿舍楼下……。我手扶着头,轻轻地摇晃了一下……。然后,下着很大的雨……。然后,我……

好象……好象……好象……

被雷劈中了!!?

难道我像berlin跟黎穗所说的……

我……穿……了……??(穿=穿越)



第四章

我张大着惊恐的眼睛,对随凤说:“我好象经历了一些事……所以导致我忘了一些事……”我吞了吞口水,继续道,“你可以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吗……?”

随凤好象不是特别的惊奇,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殷殷的说道:“公主,我就知道……其实太医也说了……就算公主醒了也可能会失忆的……但,没关系,公主,只要醒了就好……你知道吗?你已经睡了一个月了……。”

什么失忆?什么睡了一个月??我根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!!

“为什么叫我公主啊……?还有这里是哪里……??”我差不多要崩溃了……
“你是佳馨公主啊……佳音的佳,温馨的馨……全名玄佳馨……是皇上的大女儿,也就是大公主啊……”随凤温柔的继续说道,“你现在是在自己的寝宫:宁馨宫”

我还没问其他,随凤就已经继续把来龙去脉徐徐道出……
“你上一个月……跟十三王爷闹脾气了……说什么一定要自己一个人到后山去散心……结果……”随凤温柔的脸上又显出难过之意,“结果,竟掉下了悬崖……然后就……变成了这个样子了。”她顿了顿,而我已经完全傻眼了,“虽然公主平时是有一点凶……但是公主出事后,我们其实都很难过的……特别是十三王爷……他很后悔为什么要和你怄气……。这一个月,他都瘦了一个圈了……而且他每天都会来看你……”

“啊哈……?十三王爷……?”我用手盖着眼睛,心想,这次完了,我要怎么回去了?“那他也就是我的叔叔……?”

“对!他是皇上的弟弟……但,年龄大不了公主几岁……而且公主一直都很喜欢他的……”随凤露出了心痛的表情,继续说道,“公主,你既然已经醒了,要奴婢帮你整理一下衣冠吗?随伊她也知道公主醒了,已去禀报陛下了,相信陛下很快就会驾临了……”

没办法,现在我已经是砧板上的猪肉,想跑都跑不掉了……反正,在原本的世界里,大家都好象不太喜欢我。在这里也好,起码“穗芬”对我的态度挺温柔的……
想着想着,心情又坏起来了……不由得,鼻子有点发酸……

“公主……?”
“啊?”
“你没事吧……?”
“啊?没事……准备换衣……啊,不!是更衣吧……!”

随后……随凤便退了下去。再进来时,后面已跟着一帮妙龄白衣宫女。这些宫女手上都拿者些衣物或首饰。最后两名宫女更是吃力地拿着一块等人身高的铜镜。
接下来,随凤指示她们安置好这些东西,便直径向我走过来。

她欠了欠身,温柔又不失礼数地说道:
“公主,请问你今天想穿什么颜色的衣服?要杭纱的还是蜀衣?头发是挽馨云结还是盘秀水结,还有,妆容要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……请等一下!”我捂着发痛的头,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衣饰,心想,我终于明白历史剧中的公主为什么都会闺门不出,因为不是她们不想出,而是把衣服换好来,已经天黑了……

唉~该说这是不幸了还是大幸了?

“公主?”

“啊!”我回过神来,“那……那就穿平时最常穿的那套吧!”既然做不了决定,就随缘吧!

“是的,公主!那套衣服我已经准备好了!你平时喜欢戴的头饰也已拿来了!”随凤微笑着的拍了拍手,然后刚才那些堆的像山的衣物一下子只退剩一套。

咳咳……!我看着眼前这位一直挂着甜蜜笑容的人,突然产生一种很想扁她的冲动……
敢问她是在耍我吗?
她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要哪件衣服了吗?
那干吗还要那一大堆衣服过来作戏兼让我犯头痛……?
唉~~

转眼件……看到她拿着一套鲜红的衣服想我走来……

“我平常……穿这件……?”我看着眼前这套红底金边的丝绸衣服,远看不算很华丽,但近看就知道质地非凡,火红的衣服上用银丝绣着凤凰刺绣,而且隐隐散发着一股霸气。
“是的,公主!这是你最喜欢的一套衣服”随凤脸上依旧挂着满满的笑意。
“恩……的确很喜欢……”我讷讷的说道。不知为何,总觉得这衣服很……很……很熟悉?
我的手在红色绸子上穿梭着……

“那公主,请到铜镜前,好让小的帮你更衣……”
“恩……”

我走到了铜镜前……看着镜中的自己……
“啊……那个……我……?”我手摸着自己的脸,有点惊讶,“这是我吗……?”

其实,说真的,没什么大的变化……
只是平时被城市空气熏出来的暗黄皮肤变的晶莹白透……
青春期的象征——青春豆也没了踪影……
而且脑后的乌黑头发直顺的贴在身后,长度差不多已到我的股下……

这真的没什么大的变化……
只不过……看着镜中白白嫩嫩的自己……
“真是……”


第五章


“太漂亮了!!”脑后突然迸发出一把很有磁力的声音。
“啊!皇上!”随凤一声尖叫,然后马上跪下行礼“奴婢不知皇上驾到,罪该万死!”
“唉~不死……不死……平身吧!”皇上摆了摆手,示意随凤站起来。

哎??难道是我的“父皇”来了?不过,这声音……我转过头去。

“那个……你是我父皇,对吗?”
“恩……可怜的孩子!连自己父皇都忘了!我是你父皇啊~你是玄佳馨,我是玄柏凛啊!”父皇心疼的用大手在我的脑袋上拍了拍。

“哼哼……”我冷笑了两声!还柏凛,明明就是Brilin……

我果然猜的没错……在我身边的人都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中……而且名字的叫法和声音都不会有很大的改变……只是性别可能……?
不过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?难道整个宿舍的人都穿过来了吗?刚一个“随凤”,现在又一个“柏凛”皇阿玛。

我仔细端详着眼前这位“中年”大叔……

啧啧……虽说性别变了……但是为什么那个……不符合男人规格的尖尖脸还在!!眼睛微微向上挑起,颇有单凤眼的感觉,嘴边虽然只是挂着微笑,但是看起来比随凤还要“春风吹呀吹呀吹”的……
整体看起来……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刚从青楼寻欢出来的风流倜傥的潇潇公子……但也不得已地要承认,好一个有魅力的“中年大叔”啊!

“哎哟~我的小心肝……怎么了??干嘛一直盯着父皇的脸流口水啊?难道又被父皇的美丽的脸庞给吸引住了吗?”父皇用一只手轻轻地托了一下下巴,另一只手摇着不知从哪变出来的坛木扇子……唉~又增添了几分淫色之意……

“没……没……我怎么敢跟母后抢男人呢?”我不管了,先敷衍过去再说……

“喔~~”父皇颇有意味的“喔”了一下,“说起你母后,她也很担心你……有空就去向她请个安吧!”

“啊!对了!我怎么把国师给忘了??”父皇突然变得正正经经的,然后转过头对身边的一位宫女说:“请国师去大厅等吧!”

然后转过头来,又自动切换成“春风吹呀吹呀吹”的状态,说:“小馨啊!你换好衣服后也出来跟外公打声招呼吧!”然后,他就拍了拍身字,转身欲走……
走到一半,好象忘记了什么事似的,又突然转过来说道:“对了!小馨你没了记忆呵?厄……那个国师其实是你母后的父亲,也就是你外公,等一下见到你外公可不要吓到,更不要做什么失礼之举……”

语毕,他突然就冲了过来,在我的脸蛋上用力的扭了两下,然后再心满意足的扭着屁股出去了!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这是随凤的。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这是我的。

他真的是一国之君吗?国家被这种吊儿郎当的人打理,应该会很早挂掉吧??还有什么不要被吓到?不就人一个嘛……我就不相信,他还比你更吓人!
我揉了揉我可怜的脸蛋,继续让随凤帮我更衣……


“啊……??”当随凤帮我脱掉外衣时,我惊叫了一声。
“什么事啊?公主。”随凤显然被我吓到了。
“没事……没事……你继续……”

什么没事……我惊讶地看着镜中的自己,胸前竟然有个手掌大小的胎痣,而且那个形状还有些奇怪……

回想在那个世界里的我,其实胸前也有胎痣,只不过,没有这个大,形状也只不过是圆形。那时,我对这个黑乎乎的东西一点好感都没有,觉得它忒影响我的整体美感,但是我妈却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解释:“女儿啊!这并不难看啊!这可是胸怀大‘志’呢!你长大后肯定可以当个了不起的人!”
当时的妈妈真的真的很温柔……

眼眶突然有些湿了……想起了妈妈煮的饭,想起了爸爸…………
……想起了爸爸……
…………想起了爸爸的……

厄……可以想起爸爸的些什么呢??

“公主,看你很烦恼的样子,是因为胸前的胎痣吗?”
“你等等……先不要吵我……!”爸爸……爸爸……啊!对了……想起爸爸修的那个灯泡。
唉~我好像开始想家了……

突然,眼角瞥到随凤正在身旁无辜的玩着手指……眼中还啜着泪花……
不会吧……我都没说什么……我只是用“轻微”的口气说了句“不要吵我”而已啊……
如果是穗芬……她早就不当一回事,跑的远远了吧!

啊!不对不对……怎么老想起那边的人呢?我现在应该尽力找办法回去才对!!竟管那边的人不怎么欢迎我,但我在那边还有家庭啊!我还有爸爸和妈妈啊!何况随凤也没有错……她难过,也证明她喜欢我,不想被我骂啊!(作者:真的忍不住了!这个人有幻想症!给我拖出去~~)

我口气缓了下来,“那个……对不起,随凤!我不是有意的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随凤抬起了可怜的大眼睛,说道:“公主,千万不要这样说,都是我不好!”虽然嘴里这样说,但她还是顿了顿,然后忒扇情的吸了一下鼻子,以表示不满,“那个……我刚才是问公主是否在介意胸前的凤胎痣?”

“凤??”我仔细瞧着镜中的倒影……不说不觉得,一说还真的觉得跟衣服上的两只鸟的其中一只有点相象。
为什么胎痣会变成这样?难道是穿越的时候,发生了基因突变?

“公主,这里面可是有一个很美丽的故事……很久很久以前……”随凤还欲往下说。

“行了!讲重点就可以了……父皇还在外面等着呢……!”我连忙打断她,不然,看她的样子,讲到明天都不会有什么结果。

“对哦!那公主,我们快一点吧……”随凤把手中的火红外衣帮我换上,然后开始打理我脑后的发丝,“其实,那个故事,简单的说,就是公主只要找到胸前有凰胎痣的人,那你就能和他幸福美满的过完下辈子……”

“哦……凰胎痣……扑哧……!”我忍不住笑了,“如果有……我还真想看看!”
不过,前提是要“有”。但是我现在又不是穿越到什么童话故事里,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公主命中注定遇到王子的事情呢?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里面可能有很多错别字...我会慢慢更正........

有任何建议....欢迎提出.....
line

comment

Secret

line
line

line
自我介绍

夜紫·烟华

Author:夜紫·烟华
>_<
— 姓名:Berlin
— 简称:BL >///<
— 爱好:动漫人形摄影绘画音乐小动物们
— 属性:腐!咳咳~还有...温柔攻~>///<这个俺尊的是攻啊...其实嘛是个喜欢照顾人又喜欢被照顾的温柔狂野的外白内黑的一只~

家中住人
— 大子 夜紫 【温柔纯良的治愈...受】
— 二字 苍璃 【稳重又暴力的别扭...受】
— 三子 琉碧 【文艺忧郁的诱...受】
— 四子 绯月 【温柔腹黑的美人...受】
— 五子 曜葵 【天然治愈的...受】

好吧我承认我是受控...

最近大爱米英啊啊啊~
俺傲娇的眉毛子~
>///<

line
最新文章
line
最新留言
line
最新引用
line
月份存档
line
类别
line
sub_line
搜索栏
line
RSS链接
line
链接
line
加为好友

和此人成为好友

line
sub_line